欢迎光临广东微商货源网平台,免费收录微信货源,免费发布微商信息!

微商创始人希思曼与大团队领队因资金纠纷闹得

来源:未知      热度:      时间:2021-06-15 15:32
近日,微商创始人希思曼与大团队领队因资金纠纷闹得沸沸扬扬。两人分别发表声明称要将对方告上法庭,可见互撕已经到了白热化的阶段。

美商公司了解到,希思曼微商是吴淑娟(经纪人称其为菲小妞)创办的。公开资料显示,吴淑娟先是在2017年成立了希思曼的关联公司厦门希思曼贸易有限公司,之后又在2019年成立了上海希思曼实业有限公司和上海希思曼文化传媒有限公司。

企业搜索信息显示,厦门希斯曼于2020年1月9日被厦门市思明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列入经营异常名录,也就是说,希斯曼微商目前依托的是上述两家上海公司。

美国商业机构在社交平台上观察到,去年年底,一名经纪人分享了希思曼出售总冠军的瞬间。当时于青青所在的U.ONE战队以8200万年的业绩夺得销售冠军,并获得1000万奖金。

据美国企业界了解,U.ONE团队是希思曼旗下最大的团队,为希思曼公司贡献了大部分业绩。余青青是U.ONE团队的领队。

团队负责人和品牌创始人之间的关系要相辅相成,相互成就。为什么会闹上法庭?

6月4日,在长达半年多未发货和代理商投诉的情况下,正处于舆论漩涡中的希斯曼品牌在其微信公众号上发表了一篇题为《公司未对近期事件U.ONE Team及时发货做出解释》的文章,对事件进行了解释。

美商公司总结了以下几点:1。希斯曼公司承认未及时向U.ONE团队发货并退还定金;2;代理人将款项打给余青青,由余青青与公司统一结算,但余青青并未将货款全部交给公司,而是挪作他用;3、公司已向余青青支付销售佣金931.72万元,余青青尚欠公司货款12363444.73元。4;于青青利用老板坐月子的机会,诋毁公司,甚至跑到广州当新盘;5;代理商的货物和定金只能从于青青本人处取得;公司可以配合诉讼;6、宣布公司没有U.ONE团队。

6月8日,U.ONE领队于青青也在个人微博上发布了一则通知。但在公告中,向希斯提出了代理付款的问题

曼恩公司则有不同的说法。于青青说,2019年1月起,希思曼公司创始人吴淑娟以享受固定价格的优惠条件,允许于青青代理希思曼薄型系列产品,并以该价格直接支付订单款。之后,于青青按照约定在微信群发布转账截图告知货款支付,同时将货款对应的货物数量和实际收货人信息告知下属代理商。希斯曼公司财务确认后,直接配送代理商库存,安排发货,所有记录都能在微信群里一一核实。

此外,于青青提到吴淑娟要求U.ONE团队出资300万元入股上海实业有限公司10%的股份遭到于青青拒绝,这引起了吴淑娟的怀疑,认为于青青想要成立新品牌,这可能是两人矛盾的根源。

据于青青介绍,希思曼公司没有下单,延迟发货。在其催促下,吴淑娟扬言,“如果你的代理商维护他们,那你就给你的代理商发货,你就退定金,赚的差价就吐出来。”并立即踢了他和他团队的所有特工一脚,说要“把U.ONE拖死不发货”。

余青青海城,“截至目前,公司还欠我团队4000箱产品未发货,约250万押金未退。”

在货款问题上,希斯曼公司和班组长于青青各执一词。根据现有信息,于青青掌握了录音、聊天记录等更多证据。

美商公司还注意到,今年1月,于青青的微博名还有“希思曼”的前缀是薄如薄“,现在,前缀被删掉了,只剩下”余青青U.ONE“。

上述事实反映出,由于利益分配问题,希斯曼微商与销冠团队发生重大纠纷,人心涣散。大的领队可能已经离开,最大的团队面临解体,市场可能分崩离析。

去年9月,多家媒体报道,希斯曼薄产品存在虚假宣传,多级代理制涉嫌传销。是否意味着在有关部门介入之前,希斯曼就会崩溃?

美商在于青青的微博评论中发现,一位名为“希思曼股东曼曼”的微博网友称,“我是另一个团队,和于青青没有关系,我不送(货),不知道为什么,打了半年,送了四个月。”

如果情况属实,Heasman微商可能不仅会暂停对U.ONE团队的货源,而是会由全公司运输转移可能有问题。代理人称,希斯曼公司多以老板坐月子为借口拖欠货款。

多位代理商表示,不少宝妈贷加盟希思曼。于是,事情就变成了这样。不仅没赚到钱,还闹得家破人亡,人财两空。

大代理商和公司之间有纠纷,但受害的都是小代理商。希望希思曼公司能够保护小代理商的权益,不要割韭菜不留根。

联系我时,请说是在广东微商货源网看到的,谢谢!
继续阅读:
Copyright@2017-2021 hqzswang.com 广东微商货源平台_版权所有,信息均由用户发布,本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,有侵权的,联系删除_粤ICP备16883500号-1